区块链技术用在影视行业,能保证编剧们不再被抄袭被欠薪吗? – 区块链社区 – ChainNode 链节点

区块链技术用在影视行业,能保证编剧们不再被抄袭被欠薪吗? – 区块链社区 – ChainNode 链节点

国内影视行业发展至今,一直没能解决,常年有争议产生的环节,是编剧的权益问题。

从以前原创剧本到现在IP改编盛行,编剧、原作者和影视制作方常常产生话语权或是版权问题纠纷,只要稍稍深入行业,就能听到行业内的编剧抱怨自己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。小编剧没署名、被骗稿,熬成了大编剧也不一定能避免被拖欠稿费,甚至自己作品被拿走改编的事都会发生,而一旦产生纠纷,编剧个人的力量往往难以抗衡集团式的法律团队。但在创作问题上,如何认定,如何裁定原创和版权的确很难真正标准化。

针对这类问题,6月18日,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,乐映影业主办了影视区块链技术应用发布会,发布的区块链应用平台将技术用于影视行业,针对传统影视行业存在的问题,比如编剧版权保护欠缺,电影融资困难,协议签署复杂,拍摄混乱等问题,采取分布式记账,不可篡改,数据可追溯。

原**中央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龚心瀚,原新华人寿保险公司总裁何志光,亚银集团董事、诺莱仕集团创始合伙人、上海文化艺术品鉴促进会会长张耀伟,乐映影业投资控股(上海)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刘剑华,原上海文化交易所董事长、中国文化市场协作体主席寿光武出席发布会。

作为几十年的老编剧,中国电影文学编剧学会会长汪海林感慨,国内的编剧权益问题,目前仍是这个行业中非常落后的一环,在国外影视行业里,编剧通常都有完善的权利保障体系,比如在日本,编剧叫做“上位授权人”,拥有知晓拍摄情况的权利,而在美国就更不用说,编剧是最为核心的权力人物,在这种共识下,美国编剧往往会成立自己的公司,用剧本去做招投标,一旦成功,就有投资直接给到编剧公司,“这种机制才形成了目前看来世界上最先进的,长剧生产创作机制,他们的整个行业购销是围绕着剧本。”

其实在今年6月1日,新著作权法修订过程刚刚完成,但即便是在法律层面保护逐步完善的情况下,编剧目前实际上能够保护自己的方式依然很传统。“版权局做一个登记只需要30块钱,交身份证复印一下,连复印都是免费的,会发一个表格,自己填这个剧本的独创性在哪,还有一种方法,把剧本打印一套做一个邮件寄给自己。”汪海林介绍。

这其中,给自己邮寄剧本的目的,实际上就是留存剧本的完成时间作为证据。而这一步,就是区块链技术在影视行业中最重要的应用场景之一。

新发布的影视行业区块链平台用法并不复杂:编剧首先可以在平台进行剧本发布,其他用户可以进行剧本查看,编剧通过基本信息填写剧本详情,剧本加密授权等都在平台上进行。而一旦剧本发布成功并被认证,平台将会颁发区块链版权证书。与此同时,编剧可以在平台上进行剧本版权的确认和NFT的申请,可以对剧本和版权及NFT进行管理查看。

在这个流程中,我们可以看出,编剧上传剧本后的所有行为,都在互联网上进行,而在区块链技术中,也就是最终成功发行的NFT,与之相关的所有交易,比如说购买剧本、改编剧本、签约使用剧本,都会留痕,可以随时查看到,这些交易记录未来将对接国家版权登记中心,平台内的合同签署将对接互联网法院,进一步保障平台相关数据的司法效应。

乐映影业总裁刘剑华介绍,区块链技术用在影视行业里可以很好地解决原本的一些痛点难点,“很明显,编剧的署名权和编剧的版权的有效保护,目前来说还是不够的,优秀的剧本和优秀的电影编剧的所有权益,得不到充分的挖掘。另外,就是在电影的制作过程中文件签署非常复杂。”

他认为,编剧的版权保护是这一平台要解决的核心问题,区块链平台的版权保护是通过链上取证、线下备案的方式,低成本做好版权确认问题,“知识产权这一块很复杂,很多编剧是不愿意上网的,因为把故事一传到网上,有可能会面临核心思想被改变。但在链上面,我们是可以根据上传的时间和数值做一个技术指标上的保证。”

其次,区块链平台的可追溯和不可篡改特征,也能很好地解决电影拍摄过程里会产生的问题,“在传统的电影制作过程中,拍个电影过程中每天有很多的讨论,但这个讨论往往不能互动有无,我们想做一件事,每部电影从编剧开始到制作,所有的数据是可查的。”刘剑华介绍,这个过程,就叫做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记账。

当然,不可篡改的数据也是保证合同签署的功能之一。剧组通常都是临时的,很多人的合同签完就丢了,或者签得不严格,导致最终出现一些法律责任,在剧组和拍摄过程里产生的法律纠纷在国内影视行业屡见不鲜,而区块链平台则是有电子合同和智能合约功能。

负责开发这一区块链平台的负责人介绍,如果做一个形象的比喻,支付宝就是解决了买卖双方信任问题的中间人,钱财往来都先进入支付宝。但他认为,随着社会的发展,效率会下降,而且会产生中间成本,但是区块链的智能合约是去中介的,买卖双方可以在无需信任的情况之下,直接进行交易,来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。

以上这些都是防止出现问题,区块链最实际的作用还包括所有利益往来。因为平台的数据能保证追本素养,因此每个剧本最终的走向,编剧都能看得到,可以一直从购买版权到拍摄到最后发型,捆绑着电影往前走,这就保证了编剧的收益问题能公开透明化。

发布会最后,《看电影》杂志出版人三木表示,《看电影》杂志常年报道海外电影,了解海外电影体系,而他们感受到,国内的宣发,包括开发管理,已经进入了国际标准化流程,但是电影生产流程还是停留在作坊阶段,“这个其实对电影工业化有很大伤害。”他认为如果在互联网时代已经不可逆,那么影视行业就要建立新规则,“互联网倒逼我们的产业能够更规范,相关利益的分配上能够更标准化、更合理、更透明。”

而或许区块链技术在影视行业的运用,能够把所有的作品的版权销售权公开规范,他感慨,“我们这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缺钱,创作者只有版权,如果在区块链技术或者在平台上有交易价值之后,是不是这些价值就可以到银行去做抵押,可以摆脱过去煤老板的钱,或者现在p2p的钱?”

(来源:澎湃新闻)